中新網太原8月5日電(任麗娜) 使用蚌殼和貝殼、碎骨作項鏈等裝飾品;用植物纖維紡線,並且使用骨針縫製衣服;塗抹植物液體製成的紫色、綠色、紅色等顏料,使得裝飾品和衣服色彩鮮艷……5日,中國獨立學者、著名作家殷謙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揭秘一萬多年前人類如何裝飾和穿衣打扮。
  今年37歲的殷謙以筆名“北野”聞名中國當代文壇,他9歲開始發表文章,16歲出版的長篇小說《花開花落》被拍攝成同名電視劇。迄今,他已出版包括小說、散文、雜文等各類體裁的文學作品近50部,被稱為“高產”作家。
  近幾年,殷謙在山西省懷仁縣雲中鎮鵝毛口村進行考古研究時發現,生活在中時期時代晚期和石器時代早期的鵝毛口人已經完全有了家居修飾和穿衣打扮的愛美之心。
  “簡裝”過的“半穴式”居室
  殷謙研究發現,洞穴是舊石器時代古人類最理想的居所,因為當時還沒有更好的對付猛獸的武器,它們選擇位置多在山腰以上的高處來防範猛獸的襲擊,但是進入中石器時代晚期和新石器時代早期之後,隨著物質條件和技術條件的發展,遠古人類從山嶺地帶進入平原,這時候已經不習慣棲居在洞穴內,他們就仿照舊石器時代的洞穴而骨器、木器、石器等工具在斷崖或臺地製作橫穴,以滿足遮風擋雨和禦寒取暖的要求。
  從殷謙在鵝毛口村的古人類生活遺址發現的橫穴來看,這種房子製作簡易,這裡的地質也適於製作這種居室。鵝毛口發現的古人類居室有一部分置於地面之下,坑穴的上部架設草木和動物骨骼等頂蓋,平面為圓形,直徑3米多,裡面沒有竈坑,但偏東北處發現有圓形的燒火面,可能是燒煮食物時留下的遺跡。居室的周壁及居住面光滑平整,隱約還可以看到一些不規則的簡單修飾花紋,可見中石器時代晚期至新時期時代早期之間,遠古人類就已經懂得了修飾房屋,使其變得美觀舒適。
  有藝術氣息的陶器和裝飾品
  殷謙稱,在鵝毛口村一些陶器殘片上可以看出約有1/3有紋飾,主要是淺細繩紋、劃紋、剔刺紋等,這很明顯是中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早期古人類的制陶工藝,那時候只能製作一些簡單的陶器,在修飾過程中主要使用精細石器進行簡單加工,儘量讓它們變得美觀,足可見那時候人們已經有了初步的啟蒙式的審美觀。
  從發現的骨管、骨簪、骨珠,染色的蚌殼和貝殼等裝飾品來看,殷謙認為這些正是人們常用的裝飾品,遠古鵝毛口人已經懂得了使用植物根莖等液體製作的黑色、紫色、粉色、綠松石色、灰色、紅色等顏料來裝飾它們。記者看到,在兩枚蚌殼上還有人工鑽出來的小孔,殷謙說這是用來穿線的,極有可能是古人類的項鏈。
  亞麻紡織品
  不久前,殷謙在山西省懷仁縣境內的一個原始洞穴中發現大量纖維物質。樣品經送美國邁阿密BETA實驗室進行放射性碳測定結果顯示,纖維物質周圍土壤有1.6萬至1.9萬年曆史,來自石器時代。
  殷謙說:“當時天然亞麻生長在洞穴周圍,遠古人類發現了它們的作用,併進行加工和利用。這對史前人類來說無疑是一項重大的發明,他們可能利用纖維紡織麻線,製作漁網、繩子和粗麻布衣服等各種生活工具。”
  殷謙稱,這些殘留在土壤中的都是無法用肉眼觀察到的十分微小的纖維物質,他是借助顯微鏡觀察到的,在觀察中發現一些纖維擰在一起,也有一些打著結,這就說明它們可能被用來製作繩索和麻線,還有染有黑色、綠松石色和紫色、灰色、粉色、紅色的顏色,殷謙推測這些顏色可能是遠古人類用植物的根莖製成的天然染料浸泡而成的。
  目前,殷謙說:“為嚴謹起見,我正在求助相關的專家,如果這些纖維真的像我推測的那樣是人工染色,這將是人類第一次使用染色技術。”
  重大發現
  殷謙在土壤樣本中發現纖維,併在發現的野牛和野鹿的部門骨骼化石的周圍的土壤樣本中發現絕種的野牛和野鹿毛髮。他表示,發現石器時期的植物纖維線,這在國內石器時代考古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殷謙稱,山西懷仁縣鵝毛口發現的中石器時代晚期和新石器時代早期的古人類生活遺跡,填補了中國北方中石器時代晚期文化至以磁山文化為代表的一類黃河流域新石器時代遺存、以及南莊頭新石器時代早期文化之間的一段空白,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研究價值。(完)  (原標題:學者殷謙揭秘一萬多年前人類如何穿衣打扮)
創作者介紹

容祖

gr26gruj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